当前位置: 首页> 综合要闻

汽车限购城市采取阶梯摇号,能否缓解“久摇不中”?

发布时间:2019-11-05

日前,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发布《关于通过阶梯摇号方式配置个人中小客车增量指标的通告(征求意见稿)》,拟根据个人有效参与中小客车增量指标摇号活动的次数,通过阶梯摇号方式配置个人中小客车增量指标。

 

在汽车限购城市,采取摇号或者竞拍的方式,是个人和单位获取中小客车增量指标的有效方式。不过增量指标有限,堆积的编码也越来越多,造成“久摇不中”的现象。为了兼顾公平与效率,阶梯摇号的方式也成为汽车限购城市推行的新方式。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北京市、杭州市相继实施阶梯摇号政策。此次广州拟增加阶梯摇号,这对广州多次未中签的摇号者,是一个更加公平的机会。

 

 

各地政策各有不同

 

虽然北京市、杭州市、广州市都已经开始实施或者即将实施阶梯摇号,不过采取的具体方式却并不相同。

 

作为“首创”阶梯摇号的北京市,自2014年开始实施这项政策。据2018年发布的《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新修订版,北京市根据个人参加摇号的累计次数设置阶梯中签率。即累计参加摇号6次(含)以内未中签的,中签率为当期基准中签率;累计参加摇号7次至12次未中签的,中签率自动升为当期基准中签率的2倍;累计参加摇号13次至18次未中签的,中签率自动升为当期基准中签率的3倍,以此类推。此外,还专门对持有有效残疾人专用小型自动挡载客汽车准驾车型驾驶证(C5)的申请人提升中签倍率。

 

从2014年,杭州市也开始实施汽车限购政策;2018年7月,杭州市开始以阶梯摇号的方式完善摇号制度。与北京市不同的是,杭州市采取了以累计参加杭州市增量指标摇号达到24次为起始点,累计次数每增加24次前进一个阶梯,也就是增加1个摇号基数序号,中签率提升1倍。每个申请人最多获得3个摇号基数序号。这与北京市每累计增加6次为一个阶梯有所不同。此外,北京市获得多倍摇号的市民,只是几率增加了,摇号池内的增量指标总额并未增加;而杭州市则采取为获得多倍摇号指标的市民,单独增配指标。

 

此次广州推出的阶梯摇号征求意见稿中,以累计有效参与摇号24次为第一个阶梯,在24次(含)以内的,为1个摇号基数序号;累计参加摇号25至48次未中签的,为2个摇号基数序号;以此类推最多可以获得4个摇号基数序号,也就是拥有4倍中签概率。从意见稿的内容来看,广州市的阶梯摇号通过增加摇号池中的基数序号实现,并未单独增配指标。

 

持续提升效果不太明显

 

阶梯摇号实施后,对于久摇不中的参与者来说能否有实际的效果?新京报记者了解到,今年1月杭州市第2期个人小客车阶梯摇号放出1万个编码,累计参与摇号48次的应先生在参与阶梯摇号后幸运中签,同时,另有4位屡摇不中的市民也成为幸运儿中签。

 

杭州市调控办介绍,当期个人阶梯摇号的有效申请编码总数为288405个,摇号基数总数为345185个,其中第一阶梯有231625个,第二阶梯有56780个。这次阶梯摇号整体中签率为2.9%左右,约为2019年1月个人摇号中签率的4倍多。不过,从总体上看,普通指标和新能源指标的配额都将进一步向个人倾斜。比如,其中个人普通指标占比从2017年的92%提高到95%(3.8万个)。

 

“采取阶梯摇号的方式,有助于提升早期参与者的中签率。”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李涛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专门以数学建模的方式,对北京实施阶梯摇号的概率进行分析研究。他介绍,在基数增加不明显的情况下,与后进入摇号池的中签率比较,早期参与者中签率相对提升。

 

不过,李涛也表示,随着参与摇号的人数越来越多,基数也随之增大,就会出现早期参与摇号的人中签概率不能持续提升,且提升的程度有所下降,与之相反的是,后期参与摇号的概率则相对会有提高。他建议,概率计算还可以采取指数的方式,“比如,以2的N次方为例,第一阶段是2的1次方,第二阶段是2次方,以此类推,提升中签率更为明显。”

 

以家庭或停车位为单位的摇号仍在研究

 

今年8月,北京市第四期普通小客车指标摇号的中签率约为2622:1,再创历史新低,而新能源指标有超过44万人申请,新申请者或将等到2028年。新一期的摇号将在10月26日举行。经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审核确认,截至10月8日24时,普通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3317568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69303家;新能源小客车指标申请个人共有448576个有效编码、单位共有10225家。本期将配置个人普通小客车指标6383个,配置单位普通小客车指标266个。本期中签难度将再次攀升。

 

与此同时,今年11月1日起,北京市将实施外埠车辆每年最多办理12次进京证,每次有效期最多7天。在此背景下,汽车限购城市中准备购车的消费者对牌照的渴求越来越强烈。

 

此前,国务院发文指出,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贵阳市打响了取消限购的第一枪,广州市、深圳市、海南省也以增加摇号指标等方式松绑限购。广州市此次再推阶梯摇号,也是为了缓解市民对车牌的渴求焦虑。

 

在首创并推行多年阶梯摇号方式后,北京市有关部门负责人介绍,近年来,市政府广泛听取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意见和建议,对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不断进行优化,已经先后修订了3次。目前,对于增量部分,“以家庭为单位摇号”和“以停车位为条件摇号”等更加精细化的管理方案都在积极研究中;对于存量部分,正在重点研究燃油小客车通过碳交易平台转让并变更为新能源小客车的可行性,既盘活存量,增加市民获得指标的途径,又同步实现机动车能源结构的优化。

 

“与阶梯概率运算的方式不同,以家庭或停车位为单位的摇号方式,从限制参与者的角度,控制摇号基数,这样会对刚需人群更为有利。”李涛称,这样的方式实施操作难度不小,比如如何判别参与摇号者是否符合条件、需要什么样的流程等,“控制人为因素,要比控制客观因素难度大得多”。同时,他认为,目前摇号方式存在的问题是摇号没有成本,造成基数越来越大,整体的概率降低。“如果这个政策能实施起来,可能会比实施阶梯控制概率效果更明显一些。”

 

新京报记者 秦胜南

编辑 张冰 校对 危卓